om ,最快更新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

  轻描淡写之中,霍登就已经牢牢掌控住了局面,塔姆金似乎已经无处可逃,但真正的关键依旧没有揭晓。

  霍登那慵懒的嗓音依旧在不紧不慢地响动着,只有罗本等好友才能够察觉出来,看似一如既往的霍登却是全然不同起来,声音没有任何温度,眼神没有任何情绪,那股冰冷不同于罗本,更多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冷血。

  仿佛塔姆金根本就不是一个生命。

  “整个治安队公共办公区域之中,一共有八个人正在品尝饮料,包括你在内。其中五个人都选择了茶,另外三个人选择了咖啡,但两个人都添加了牛奶。从你的废纸巾痕迹来看,你的咖啡不喜欢添加牛奶,于是就只剩下你一个了。”

  “刚刚我在指责你可能亲眼目睹整个事情来龙去脉的时候,现场有三个人的脸色都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因为你曾经在走廊长时间游荡,并且与他们展开交谈,他们第一时间就从我的话语联想到了情况。”

  “那三个人,分别是……”

  说着,霍登抬起右手,轻轻打了一个响指,然后空气之中就出现一枚蓝色箭头,悬浮在一名治安员的脑袋上,紧接着是第二枚、第三枚,就好像游戏里的光标一般,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标注高亮。

  三名治安员立刻就感受到了全场投射过来的视线,纷纷点头表示了肯定,证实了霍登的猜测。

  整个空间里都能够感受到一股骚动正在汹涌着,但没有声音,视线的交错和呼吸的急促都能够感受到暗潮正在来袭。

  渐渐地,聚集在霍登身上的视线也就越来越灼热,因为他们越来越相信,霍登所说的是事实。

  “在会议室门口的角落,可以看到一小片咖啡污渍——没有添加牛奶的咖啡污渍,位置就在地毯与门缝交界的地方,这是因为你在偷听我和伊萨的谈话,却因为谈话内容都受到了惊吓,仓皇离开之间,咖啡的飞溅也就没有留意。”

  “为什么杀手会闯进治安队内杀死阿尔伯和伊萨,甚至不惜无视了治安队的权威?”

  “为什么杀手会在询问结束之后第一时间灭口,而我们的会议记录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为什么杀手能够准确知道阿尔伯在哪个会议室?”

  “显然,这一切都是因为治安队内存在一个内鬼,而这名内鬼,就是塔姆金先生。”

  刷刷刷。

  全场所有视线全部落在了塔姆金身上,但三王子殿下是唯一例外。

  加斯顿注意到了霍登的狡猾——

  霍登并没有解释最关键的部分,也就是塔姆金是如何传递信息的,缺少关键证据,也就无法证明塔姆金是内鬼。

  但问题就在于,霍登前面的推断着实太过准确也太过真实,建立起一种强大的信赖感,只要他说塔姆金是内鬼,现在所有人的思考节奏都被霍登牵着鼻子走,于是也就忽略了关键,自然而然认同塔姆金是内鬼。

  那么,霍登是因为没有证据而这样做呢?还是另有所图呢?

  加斯顿暂时没有戳穿霍登,只是缓缓朝着霍登投去了视线。

  霍登平静地转过头来,坦然地迎向加斯顿的视线,却丝毫没有慌乱或者紧张,强大的气势对峙之间,霍登并没有落下风,这反而是让加斯顿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颌首示意了一下,没有干涉霍登的“侦查”。

  等霍登再次转头回来的时候,塔姆金的手绢已经完全被湿透了,站在绝境之中,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塔姆金有些结巴,但随即就镇定下来,“哈哈。哈哈。”干巴巴地大笑了两声,用力吞咽了两次口水。

  “我还以为你多么厉害呢,我还以为你掌握了什么重要证据呢,原来就是这种三岁孩子都知道的把戏,你不会是根据一些莫名其妙的线索,然后按照自己期待的结果去随意解读,丝毫没有逻辑和证据可言。”

  “证据呢?啊?证据呢!”塔姆金似乎终于重新找回了气势,声嘶力竭地对着霍登嘶吼到——但他也已经没有剩下多少声音了。

  三岁孩子的把戏?

  证据?

  霍登不怒反笑,嘴角的弧度轻轻上扬起来,那没有睡醒的眼睛似乎完全耷拉下来,就这样轻笑出了声。

  与塔姆金不同的是,霍登的笑容却显得异常轻盈,轻轻耸了耸肩,似乎在说:

  我已经给你最后的挣扎机会了,但如果这就是你所有的能耐,那么就抱歉了。

  不仅是加斯顿、罗本等人,就连塔姆金也解读出了霍登笑容的含义,他还试图再说点什么,却已经来不及了。

  “塔姆金先生,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真相,但我觉得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了。”

  “什么……什么意思?”塔姆金再次结巴起来。

  “你是否思考过,其实你根本就配不上塔姆金-戈尔丁的这个姓氏?”霍登笑颜如花。

  “你觉得你的父亲只是一个赌鬼,输掉了你全家的家当,迫使你陷入这样的窘境,但真实的情况是,你的父亲其实是一个间谍,他的真实名字是埃米利奥塔提安德-伊奎里奥尔桑切布兰特,来自梵离部落,可能是诺斯尼斯大陆最顶级也最危险的间谍。”

  “他已经执行间谍行动超过三十年时间,而过去五年时间在岩渊潜伏,唯一的理由就是为了接近塞克佩斯学院,就在你公寓的三条街区之外。下周,塞克佩斯学院即将举办诺斯尼斯大陆最顶级的灵能者盛会,所有顶级灵能者都将聚集于此,探讨是否应该介入莱雅与卡格之间的战争。”

  “届时,埃米利奥塔提安德-伊奎里奥尔桑切布兰特将会伪装成为一名清洁工,潜入塞克佩斯学院之中,对现任校长进行药物控制,药物将隐藏在他西装外套内部的腋下秘密口袋之中,这种药物就连十级灵能者也难以抵抗,它将控制校长完全听命于新的主人,也就是梵离部落。”

  “梵离部落将会利用校长介入会议,首先赞同灵能者介入战争的条约,而后挑动古兰也全面加入这场战争,并且制造一系列战争冲突,迫使诺斯尼斯大陆进入全面战火局面,梵离部落趁机推翻三个国家,称雄大陆。”

  铿锵有力!

  掷地有声!

  霍登带着笑容的脸色越来越严肃,滔滔不绝的话语如同子弹一般喷薄而出,然后全场所有声音全部消失,塔姆金直接就惊呆了,甚至忘记了呼吸。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圣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最新章节,放怪物一条生路不行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