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辰东

第五百九十九章 轮回路上唱情歌

“通天快递,你大爷的,真不靠谱,说好的白金贵宾服务呢?坑爹啊,都不理我?!”
在星空中,一队浩浩荡荡的鬼魂内,其中一个人格外另类,鬼鬼祟祟,一边跟其他灵体一样装模作样地赶路,一边业务繁忙,偷偷摸摸地取出光脑联系外界。
“还谈什么拓展新业务,要将事业发展到混沌中的残破宇宙内,我告诉你们,我要投诉!你们这个宇宙快递公司,太不靠谱了!”
楚风压低声音,在那里表达不满。
然而,接着,他的眼睛有点发直,光脑没信号,不是通天虫洞公司的原因?
糟了!
这一刻,他有些头大,这片星空难道不在原来的宇宙中,这让他发毛,早先有过最坏的联想,可是一旦成真,还是让他傻眼,而后从头凉到脚。
“或许,这片地带过于荒芜,星际网络没有覆盖到这里,就像是以前的地球。”楚风皱眉自语。
因为,他知道,星际网络在宇宙边荒,比如有强大蛮神的星球上,是没有信号的,被极力抵制。
那种文明,绝对偏向于神魔进化,不认可科技。
楚风越想越认为,依旧在原来的宇宙中,只是这片地界太荒芜,真要是连星际网络都能覆盖的话,每天都有这么多灵体赶路,早就曝光了。
一支队伍就有数百万人,横渡星空,而这样的队伍是不间断的,数不过来。
接下来的路特别单调,星空死寂,毫无生气可言,就是那星光都像是笼罩着一层灰雾,带着浓重的死亡气息。
黑色的石头铺成一条路,在星空中蔓延,不知道终点,无数精神种子化作的灵体沿着它不知疲倦的前行。
他们这么听话?楚风狐疑,究竟是怎样的一股力量在召唤他们,让所有鬼魂沿着这条路行进?
他心中有很多迷雾,甚是不解。
在此过程中,楚风尝试飞起,离开这条路,然而,他发现被禁锢在黑色的石板路上,没有办法离开。
当有一次他忽发奇想,精神出窍,离开肉身,真正以灵体行走在这条路上,跟其他鬼魂一样时,他顿时浑身一震,发现了一桩秘密。
他听到了一种声音,确切的说是乐声,悠悠而泣,像是鬼哭,宛若在悲咽,在道路的尽头传来,正是因为如此,所有精神体才一路前行,朝着那里接近。
楚风的精神离体后,也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有种本能,想要接近,仿佛前面有个巨大的母巢,他要回归。
随后,他的精神体半依附在肉身,半飘荡在外,换一种方式感应。
他体会到了不同的东西,半闭上眼睛,他仿佛看到一副染血的画面,宇宙残破,所有生命星球都染血,这仿佛是诸神的黄昏。
一首神秘的魂曲发出,星海中,无数的灵体浮现,向着一处不可理解之地前行,要回归某种诡异的源头。
“邪门!”
楚风深感不安的同时,觉得这件事太可怖,这是真正的轮回往生,还是人为制作的轮回仪器、一切都在操控中?
起初,他以为听到那神秘的魂曲后,距离目的地不远了,已经快要到达。
然而,实践证明,他想多了,一连走了数日,无比的枯燥,每时每刻都重复着一样的动作,他按部就班的迈步,舍此之外,没有特殊的事情发生。
其他魂体还好说,已经被格式化,没有什么意志,体会不到这种无聊。
楚风则不同,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混在一群鬼魂中,这是在偷渡,他感觉太无趣了,枯燥的要死。
最主要的是,他担心地球上的事,他这样消失,在别人看来肯定已经身死道消,他这样一死,影响太大了。
他担心黄牛、大老黑等人为他报仇,从而引发域外那些人的伏击,他已经领教到那些人多么的无耻。
堂堂圣人对他下黑手,亲自下场,甚至不止一位圣人出手,这样偷偷摸摸将他干掉,不要脸到一定境界。
接连七八天后,楚风实在快呆不住了,精神离体时,听到那魂曲依旧在单调的响着,重复不变的节奏。
然后,他忍无可忍,开始哼唱各种歌曲。
“我和你吻别……”
“栀子花开……”
“谁的眼泪在飞……”
……
如果冥冥中真有恐怖的存在,听到在他魂曲的节奏下,这么的大展歌喉,一定会傻眼,目瞪口呆。
轮回路上唱情歌,这么奔放的事也只有此时神经粗大的楚风干得出,非常不靠谱。
然后,一群鬼魂或者回头,或者前望,前后的的灵体跟过见鬼似的,看了他又看。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风流倜傥的鬼吗?!”
接下来的一路上,楚风将各种不靠谱的事都干了一遍,比如在那头身上有九张嘴的魂体上刻字。
“真是要投胎转世的话,你这可是天生带着文字降生的,心有乾坤,体质超凡!”楚风拍了拍他的肩头。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眼过去半个月之久,他们终于离开这片无聊的星空,进入一片奇异之地。
沿着黑石板路,他们来到一块戈壁滩上,悬浮在星空中,无比的荒凉,看不到生命景物。
这实在很诡异,星海中有一片沙漠,望不到尽头!
而且,就在他们的头上,不超过数十米处就有星体,一颗又一颗小行星,被陨石撞击过,有许多环形坑,悬在半空中,猛力一个跳跃就能上去。
这完全违反物理定律!
当然,自从楚风经历过种种进化文明后,他对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见多了,已经有些免疫。
当行走出去两日后,进入戈壁滩深处,楚风发现异常,路途上,出现怪物,那是……士兵!
“阴兵,守护轮回路的生命体出现!”楚风瞳孔收缩,终于要见到最后的大秘了吗?
那些生物都是人形的,但是有其他种族特征,比如有的生物头上长着漆黑的牛角,有的生物背后托着长长的蛇尾,还有的生物长着一对狻猊爪子,有的则是三头六臂,全都不同……
但有一点是共同的,他们都背着一种相同款式的古刀,很陈旧,像是经历过数百万年岁月了,连刀鞘都要腐烂了。
此外,这些生物都皮包骨头,一看就像是死物,血肉干枯,没有一点生机,但是那死亡的躯体中却禁锢着灵魂。
当然,他们的魂魄略显浑噩,像是蒙蔽了灵识,无比的机械与呆板,在被动执行着无数岁月前的命令。
这些干枯的生物负责守护这条轮回路,并且在管教偶尔脱离队伍的灵体,呆板的走过去,机械般的出手,将那些灵体赶回队伍中。
楚风盯着,他仔细的观看,起初还担心他这么特别,有血有肉,会被揪出来,引发不可预测的结果。
他发现多虑了,这些生物古板的要命,彻底浑噩,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只管掉队的那些鬼魂。
有些魂体很虚弱,走到这里时,已经摇摇欲坠,甚至要散开了,最终掉队,哪怕被驱赶进队伍中,很快又再次落在后面,彻底不行了。
就在这时,楚风看到残忍的一幕,那些干枯的生物,有一人走上前,锵的一声,机械的拔出手中长刀,而后猛力轮动起来,噗的一声,将那掉队的灵体立劈为两半。
可以看到,那个灵体直接湮灭,连残渣都没有剩下!
楚风脊背发寒,那口刀整体呈暗红色,没有什么绚丽的光泽,但是太可怕了,直接斩杀灵魂,使之烟消云散。
刀鞘半腐烂,历经漫长岁月差点破灭了,但是刀锋古朴而锋锐,一击就可灭魂魄。
楚风特别留意,暗中观察。
不仅有衰弱的魂体掉队,也有特别凶悍的鬼魂不老实,比如楚风身后那个九张嘴的的灵体就算是比较凶猛的一只,偶尔会撞他。
事实上,还有比这更凶悍的,就在前方那里就不时传来骚动,有一只饕餮灵体啃咬其他鬼魂,不止一次了。
噗!
不久后,再次发生骚乱时,沙漠中,一个干枯的人形生物上前,抽出一柄暗红色的长刀,直接立劈过去,那头强大的饕餮灵体刹那湮灭,消失个干净!
楚风眼热,前后有两人出刀,人虽然不一样,但是那种刀款式相同,威力也一样,专杀生物的魂魄。
“轮回路上的制式兵器,都能如此,量产出的长刀都可怕的邪乎,真是不凡!”
楚风打起主意,想要弄一柄到手中试试看。
他发现,这些肌体早已死亡的生物不是多么难以对付,因为灵识都濒临寂灭,所有的动作都是出自一种本能,像是在执行某种程序,真正的临阵反应等很不足。
然后,他便下手了,看到一个落单的生物,他动用精神能量,出其不意,夺了他身上的古朴长刀,直接扔给他身后那个九张嘴的怪物,让他抱着,并命令他不要有多余的动作。
经过一路上又是刻字,还有殴打,楚风早已让他服服帖帖。
轮回路边,那个生物丢失长刀后,只是狐疑的扭了扭脖子,骨骼发出机械般的声响,像是很多年没有动弹了,他很呆板,最终又不动了,像是缺少知觉,不知道长刀离体而去。
走出去一段距离后,楚风一把从九张嘴的怪物那里夺过来长刀,从腐烂的刀鞘中拔出,刹那间寒毛倒竖,他感觉这刀若是斩在他的身上,一样会致命!
“一刀就能灭人魂魄,这是好东西,罕见的大杀器!”楚风直接收了起来!
突然,他霍的抬头,向远方望去,他看到成片的灵体在消失,大片的鬼魂瞬间不见,前方就是终点!
“难怪路边有生物持刀看守,已经到了终极地!”
楚风意识到,他来到了轮回路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