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辰东

第七十九章 灿烂进化

瘴气散开后,皎洁月光洒落,山地间像是有一层薄烟,朦朦胧胧。

一株鲜嫩欲滴的奇藤,在月光下越发绿的晶莹。

顶端的花蕾流淌绿霞,迎着月辉,散发清香,氤氲缭绕,无比神秘。

楚风浑身毛孔舒张,精神饱满,像是在被净化,身心舒泰。

不过,短暂的出神与放松后,他又绷紧神经,双目如电,密切注视周围的环境。

他在担心,这株奇藤一旦开花,清香外泄时,可能会招来非常可怕的生灵。

唯一庆幸的是,这株藤刚诞生,并没有在这里成长很久。

不然的话,它这么的奇异,只要在这里扎根上几天,估计这片区域的猛兽肯定漫山遍野了。

楚风手持大雷音弓,严肃戒备着,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即便最惨烈的厮杀到来,他也不能退缩。

期待已久,怎能放弃!

这颗种子来历神秘,曾埋在昆仑山脚下,他想亲身体验,到底会有怎样的效果。

附近有动静了,楚风将大弓张开,严阵以待。

他过于紧张了,那只是一只蟾蜍,从草坑中跃出,拳头那么大,并非异种。

楚风皱眉,一旦花香弥漫,说不定就是这等蟾蜍也能进化。

他以神觉探查,感应周围的生物。

就在五米外便有一窝蚂蚁,个头都不算小,现在就有手指肚那么长,若是整体异变,多半会成长为一个很可怕的族群。

数十米外的树上,栖居着一对野鸟,半米多长,在这大山中很普通,算不上猛禽。

可是它们一旦变异,也肯定不是善类。

更远处还有几只松鼠,在乱石堆中钻进钻出。

突然,楚风心头一跳,在百米外的石窟中有一条大蛇,通体斑纹密布,足有水桶粗,早先他专注于奇藤,竟没有发现它。

这是一条冷血生物,近乎蛰眠,身体机能降到最低,一动不动,很容易被人忽略掉。

现在,楚风全身绷紧,仔细感应,这才发现。

他皱眉,这条大蛇本身就不弱,如果再次异变的话,多半会十分厉害。

庆幸的是,附近没有什么巨兽,也无特别强大的凶禽出没,暂时还没有受到威胁。

不久后,楚风露出疑色,那条大蛇应该不凡,为何没有动,根本就没有理会这边。

同时,刚才所发现的那些生灵,也都无动于衷,并没有被花香吸引,不曾觊觎。

这不太对劲儿!

黄牛提及过,许多生物远比人类敏锐,对那些可以促进它们进化的花粉、异果等,会在第一时间有所觉察。

什么情况,它们怎么会没有反应?

难道说,绿藤顶端的花蕾对它们无用,并不能促进它们进化?

这不太可能!

楚风收回目光,开始盯着奇藤上的花蕾,很快发现异常。

一缕又一缕雾气透出,飘向他的口鼻间,馥郁芬芳。

他稍微偏头,躲开雾丝,那香气立刻就会消失。

“这么古怪?!”

楚风吃惊,花香有形,可以看到?

他数次试验,证实了猜测,花香就是那些雾丝,都弥漫在他的近前,并没有飘出去。

即便是他,在奇藤这么近的距离内,一旦离开雾丝,也闻不到花香。

楚风惊疑,这株藤很古怪!

这让他放心不少。

他最怕的就是花蕾真正绽放时,花粉飞扬,四处都是,天知道会造就多少头异兽进化。

万一跑过来几头特别生猛的,经过花粉刺激,成为兽王的话,那就麻烦大了。

“赶紧绽放吧,趁着现在安静!”楚风祈祷,他很紧张,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真的不希望出现意外。

因为,时间越长变数越大!

一旦惊动这片区域的霸主,惹得万兽咆哮,一起奔腾而来,那景象……当真让人毛骨悚然。

突然,花香浓郁了数倍不止,花蕾缝隙变大,它即将绽放,飘出的雾丝在快速变多。

下一刻,一种特别的声音发出。

绿莹莹的奇藤发生惊人的变化!

一瞬间,它由鲜绿变得雪白,通体璀璨!

楚风发呆。

刚才藤蔓还在绽放绿霞,鲜嫩欲滴,怎么突然间就通体银辉普照了?

一刹那,它彻底变了!

奇藤雪白,无论是叶片还是花蕾都如此,熠熠生辉,太醒目了,就连根须也是银光流淌。

同一时间,那朵花绽放了!

就像是种子发芽时一般,不动则已,一旦复苏,无比激烈,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

雪白的花也是如此!

刹那间,所有花瓣全部绽开,银辉如光焰,照亮这片山地!

浓郁的花香涌向楚风的口鼻,他大口吞咽着,感觉身体滚热,那香气像是有形的物质,向体内钻去。

“吼!”

远方传来兽吼,终于有厉害的生物被惊动。

楚风皱眉,预感会有一场血雨腥风!

因为,这片地带太不一般了,银辉流淌,普照山林,在夜空下很明亮。

雪白的花朵晶莹剔透,从里面不断散发白雾,将楚风笼罩,包裹着他。

他想都没想,第一时间动用特别的呼吸法。

果然效果极佳,白雾流转,快速从他的口鼻中钻了进去,同时,他的身体跟呼吸法共鸣,在轻微的颤动,所有毛孔张开,跟着吸收白雾。

花香浓郁到极致,楚风被淹没在里面,周围一片雪白。

让他深感惊异的是,白雾在附近缭绕,并没有扩散向远方。

数米外的一窝蚂蚁,以及远处的蟾蜍、松鼠、夜鸟、大蛇等都没有嗅到花香,不再这个范围内。

楚风不满足,想要剥开花,直接触及花粉。

很快,他发现真相。

花粉消失,混在白雾中,不断弥漫而出!

夜空中,有一头猛禽极速飞来,身体足有十几米长,散发着火红的光芒,它双眸凶戾,向下俯冲。

楚风在进行特别的呼吸法,神觉比平常更敏锐,第一时间弯弓射箭。

砰!

这一箭比以往威力更猛,那头火红的凶禽中箭,噗的一声,半截躯体被撕裂,坠落下来。

而这仅是开始,大地震动,远处有巨兽嘶吼,响彻山林,向着这片山地奔来。

楚风让自己冷静,有条不紊,在这里进行特别的呼吸法。

白雾弥漫,将他包裹。

这一刻,楚风感觉浑身暖洋洋,像是被泡在温泉中,温度变高,渐渐酥麻。

他体会到,自身正在发生惊人的变化,心跳强劲有力,如同擂鼓,不知道是他的听觉大进,还是心脏更有力了。

随后,他体内的暖流加速,四肢百骸像是过电般,血肉与筋骨在被梳理。

又一声禽鸣,大风呼啸,一头浑身乌黑的异禽,非常凶猛,像是陨石砸落下来,冲着楚风而去。

它的利爪张开,寒光闪闪,想一击必杀,取代下方那个人类,出现在奇藤旁边。

咻!

楚风开弓,射出的箭羽带着电弧,伴着雷鸣声,威力比刚才的第一箭提高一截,砰的一声,箭羽射穿这只凶禽的头颅。

它直接栽落下去,来的快,死的也快!

短暂中断呼吸法,楚风明显感觉到,吸收白雾速度变慢。

他让自己静心,哪怕有外敌干扰,也不能中断那种特别的呼吸法。

白雾芬芳,沁人心脾,不断钻入楚风的体内,很明显感觉到自身在快速变化。

这比在昆仑山得到的四片花瓣效果猛烈的多。

主要原因是,他在进行特别的呼吸法,令花粉在最短的时间内发挥出作用。

接下来,楚风的感受更深刻了。

花香扑鼻,芬芳浓郁到极致,他觉得如同置身在大火炉中,正在经受淬炼。

在此期间,异禽不断出现,楚风冷静无比,一箭又一箭的射出,很快地上就多了不少尸体。

远方,陈海看到了这边的异象,露出惊容。

那片山地,银辉绽放,一头又一头猛禽俯冲过去。

并且,附近各种猛兽咆哮,全都在奔跑,震动整片山地,一起朝那里猛冲。

景象有些骇人,大地在轻颤,山林在摇动,许多大树上的叶片被震的坠落,更有不少树体直接被巨兽撞断。

疯了!

野兽汇聚,全体暴动。

嗖!

陈海是什么人,狠辣而果决,他觉察到那里非同小可,甚至猜测到,多半是楚风手上的异物引发的。

他的速度极快,堪比飞鸟,远超巨兽,沿途,他施展形意拳,大开杀戒,胆敢阻路的凶兽,都被他格杀。

他的身上染着兽血,几个起落间,就在数百米外了,超越很多猛兽,极速赶向那片山地。

刷!

陈海赶到,速度骇人,他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楚风,还有那株银色的植物,双眸顿时射出可怕的光束。

“好,它是我的了!”陈海激动,无比兴奋。

前方,楚风已经站了起来,不得已才如此,因为四周来了太多的恐怖凶兽,足有数百头,将这里包围。

地上,满是尸体,超过二十头巨禽死在附近,都是被箭羽射杀的。

此外,还有十几头巨兽,都非常强大,是被楚风以黑色短剑斩杀的。

他身上的箭羽射光了,主要是早先跟陈海对决时消耗了太多。

“滚开!”

陈海喝道,他向前走去,将挡在前方的庞然大物踢开,那是一头巨象,结果被他一脚蹬的四分五裂,惨死当场。

他很冷酷,盯着场中。

“我的机缘到了!”陈海说道,瞳孔如同刀子般锋锐。

楚风诧异,他居然没有立刻杀过来。

不过,即便陈海现在闯过来,楚风也不担心了。

这株奇藤开花迅猛,刹那完成,而花期也极为短暂,现在就已开始凋零,白色雾霭没有剩下几缕了。

他刚才动用特别的呼吸法,效果惊人,将浓郁的花香都吸收了。

此刻,他身体轻灵,体魄强健,不用多体会,他就已经知道,自己他的体质大幅度提升,完成一次进化!

现在他耳聪目明,神觉远超以前,浑身像是有用不完的力量!

而且,身体依旧在变化中,如同在被洗礼,血肉齐震,脏腑共鸣,体表晶莹,他觉得自身还在变强中。

一种很古怪的洗礼,让他持续蜕变。

特别的呼吸法结束了,每次的有效时间都很短暂。

砰!

楚风挥动拳印,将冲过来的一些猛兽击杀。

这些兽类可不像陈海那般冷静,全都躁动,疯狂向前冲,要跟他争夺。

噼啪声不绝于耳,楚风开始动用大雷音呼吸法,这是残缺的法,但对他也非常有用。

最后的几缕白雾也没入他的口鼻间,楚风非常满足!

此时,陈海依旧很镇静,闯过猛兽区域,脚步很稳,刚才根本没看那几缕白雾,他的眼中只有一物。

银藤上,花瓣凋零,那里结出一枚种子!

陈海盯上了它!

楚风也很吃惊,整株奇藤逐渐暗淡,看样子会枯萎,唯有那颗种子雪白,散发光辉。

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下次还可以继续栽种?楚风震撼了!

只是,那颗种子跟以前完全不同,它雪白通透,像是换了一个种类,下次如果再生根发芽,会长出什么?!

“哈哈,它也算果实吧,马上就要成熟了,属于我!”陈海大笑。

他以前也发现过一株奇花,可是开放后就凋零了,根本没有结出果实,曾让他遗憾很久。

还好,那一次在附近采摘到一枚异果,被他服食。

现在,他看到这样一株神秘的银藤结出种子,怎能不激动?他认为不会比奇异小树上的果实差!

楚风立刻明白了,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花粉的重要性,很多异人眼中只有异果,包括陈海在内,根本不知道触媒的说法!

“哈哈……”楚风也忍不住大笑。

附近,所有凶禽猛兽都在咆哮,足有数百头,这些异类眼睛都红了,显然要发狂,准备争夺那枚雪白的种子。

“你笑什么,马上就要死了,谢谢你为我守护这株奇藤上的果实,没有让它被异兽糟蹋,等到我赶来!”陈海冷笑着。

楚风确认,他不知道花粉的重要性,不然的话以陈海的阴毒与狠辣,早就发疯一般跟他争抢了。

“吼!”

异兽咆哮,有几头不弱于陈海,格外的强大,也向前逼去!